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涛安的网易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陈涛安:山西省疾控中心干部,中共党员,党龄32年,山西省劳动模范,13834568060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南方都市报:山西疫苗事件后续《重建疫苗信任非一日之功》  

2010-12-29 23:11: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建疫苗信任非一日之功

 

南方都市报 记者 鲍小东   2010-12-29 22:43 星期三

 

  在山西“高温疫苗事件”曝光后,山西省大同市天镇县村民高二清看到乡防疫员王振中的冷藏包更新了。

  “以前,大热天,他们背着破旧的冷藏包走村窜巷,谁知道疫苗会不会变质?”高二清说。

  防疫员是疫苗配送的末梢,更新冷藏包也是一个小事件,但把它放在“山西高温事件”的大背景下则意义重大,它的背后则是山西省,乃至全国疫苗监管、配送体系的大幅完善。山西“高温疫苗事件”曝光后,全国疾病预防控制系统加强了疫苗配送系统的完善、加大了防疫人员的业务培训力度、完善了相关的管理办法。

  但山西“高温疫苗事件”仍存很多不了局:“高温疫苗事件”的责任人尚未追责、对高温疫苗的接种者尚未进行普查、仍有不少管理方法和漏洞亟待完善等等。

  对此,山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干部陈涛安反问,不惩前怎能毖后?如何重建公众对疫苗的信任呢?

  

  下半年敢打疫苗了

  忻州市静乐县位于晋北山区。

  3月份以来,该县疾病预防控制系统发生了很多变化:更新了200多个冷藏包,而全县约需要冷藏包300多个。剩下的冷藏包将由山西省里通过招标,统一更新。

  之前的冷藏包已经使用十几年了。

  整个县市,从冷藏包往上的疫苗冷链和供应系统都得到了很大改善。七八月份,静乐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增加了4台疫苗冷藏专用冰箱,淘汰了使用了十几年的普通冰柜。

  乡级的冷链系统也将完善,但正在招标中。

  忻州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和部分县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都已经配备了冷藏疫苗运输专用车,尚未配备的也将配备。

  在配备冷藏疫苗运输专用车之前,县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都雇佣面包车,用冷藏包装好疫苗,配送到到乡。

  今年以来,还加大了防疫人员的业务培训,往年一年一次培训,而今年每季度一次培训。省、市、县、乡各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加强对下一级单位的督导工作。

  静乐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还加大了一类免疫接种工作的宣传。该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赵建新称,去年以来,在该县,连免费疫苗都无法开展,没人敢打疫苗,今年下半年情况大为好转,一类疫苗的接种率恢复到95%。

  乡村防疫员的待遇也得到了改善。今年以前,该县乡村防疫员属于乡镇卫生院员工,但不是正规事业单位编制,不能拿财政全额工资,每月工资仅300余元,另外每打一针补贴2元。今年以来,他们全部“转正”,可以交养老金,到了年龄可以退休,每月工资提高到400余元。

  “今年,上上下下都重视了,往年没这么重视。”静乐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赵建新说。

  

  不再贴“专用标签”

  这些不仅仅是静乐县的改变,而是遍及山西全省。

  12月23日,南都记者前往山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和山西省卫生厅联系采访,在山西省卫生厅新闻中心记者填写并提交了两页采访申请,但截至12月28日发稿时为止,南都记者未获得回复。

  随后南都记者采访了山西省可不要放控制中心干部陈涛安,据陈涛安介绍,3月份以来,山西省将全省疫苗运输冷藏车全部修复,对运输司机进行了专业培训,使之能够正常使用冷藏车的制冷设备。

  要求全省使用电子监管码,使疫苗配送登记手续更加规范。早在2005年以前,卫生部就要求疫苗配送中凭电子监管码的温度记录进行交接,但山西省一直没有配备电子监管码,仅有手写的记录,甚至不进行登记。这给疫苗流向追溯增加了困难。

  “高温疫苗”事件曝光之后,山西省的二类疫苗不再贴“专用标签了”,恢复了市场竞争。之前,山西省二类疫苗市场是完全垄断的—由北京华卫时代公司负责销售。

  “排他性市场存在风险很多,经常出现断货。田建国时代(注:田是北京华卫时代公司法人)经常出现断货的情况,但现在因为有多家竞争,不存在断货情况了。”山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干部陈涛安说。

  2007年10月15日,因人民监督网发表了《山西省3500万人民的生命保障权被官员出卖》的网文,吓跑了田建国,但“高温疫苗”的使用一直延续到2008年底。

  此后,山西省二类疫苗的监管基本停滞了。

  此时,其他二类疫苗经营企业进入山西市场。按照规定,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应代表老百姓选择疫苗经营企业,在招标时,对二类疫苗经营企业进行资质鉴定,对其运输存储能力进行识别;还需对二类疫苗经营企业进行培训,了解企业在各地区分布情况,对全省各地的需求量进行统计、控制,均衡市场,防止积压或紧缺;还需评估社会储藏量,一旦出现疫情能及时保证供应和调配等等。

  但2007年10月15日到2010年3月,原本应该承担这些职责的生物制品配送中心一直关门。

  在“高温疫苗”事件曝光后,山西省二类疫苗监管系统才迅速恢复。

  “高温疫苗”事件曝光后,山西省还于11月2日,出台了《第二类疫苗监督管理办法》,强调疫苗批发企业在购进、销售二类疫苗时,使用电子监管码。

  

  挽救疫苗信任

  全国范围内,在山西“高温疫苗”事件曝光后,卫生部动作频频,应对由此引发至全国的疫苗信任危机。

  3月17日,《中国经济时报》刊登了《山西疫苗乱象调查》,3月19日到4月1日,由卫生部、国家食品药品监管局派出调查组赴山西调查。

  之前的3月25日,卫生部发布了《预防接种知识热点问题答问材料》,提醒媒体对有关预防接种的信息发布要谨慎,并以国外的例子说明,媒体刊发不实信息,会导致预防接种工作无法开展,并可能导致悲剧发生。

  4月1日,卫生部、国家食品药品监管局发布《关于做好2010年预防接种工作的通知》,要求加大对疫苗生产和批发企业的监督力度,“不断提升各经营环节冷链保障能力”。强化疫苗流通和冷链运转管理,“未在规定冷藏条件下储存、运输疫苗的,依法严肃处罚,并按规定对所储存、运输的疫苗予以销毁”。

  这一《通知》在一定程度上是针对“高温疫苗”而发的。之后,全国范围内开展了疫苗运输存储大检查。

  就在卫生部积极应对山西“高温疫苗”事件时,媒体于4月2日爆出江苏延申、河北福尔两家公司生产的7批次215833人份的狂犬病疫苗中,搀入添加物,使之在一般检测时达标,但实际效用却大大降低。这些流向27个省市区。

  这无疑扩大了全国民众对疫苗质量的质疑。

  因此,4月6日上午,卫生部、国家食品药品监管局在通报山西“贴签疫苗”事件有关情况后,再次强调,要进一步做好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工作。

  在此大背景下,全国各省市都重视疫苗运输存储的监管,对疫苗经营企业和接种医生的资质要求更为严格了。大夫们在接种前都询问儿童的健康情况,家长们无论接种什么疫苗,都多问几个为什么。

  媒体上也开展关于疫苗监管体系的讨论,对疫苗监管献计献策。

  一边在修补、完善,另一边关于疫苗的事件仍在频出。

  从4月7日到10月,先后在江西、广东省揭阳、江苏南京、四川内江、辽宁凌源、广西来宾等地,发生接种后患病或死亡、假疫苗、疫苗质量风险等事件。

  6月3日,为做好疫苗使用安全性监测工作,卫生部与国家食品药品监管局组织制定了《全国疑似预防接种异常反应监测方案》,表明卫生部已经对预防接种异常反应十分重视。

  “以前发生的疫苗事件,很多没有引起重视。山西疫苗事件后,老百姓的觉悟提高了,所以都得到了曝光。”山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干部陈涛安说,“这些事件有的属于异常反应事件,有的则是明显的管理漏洞。”

  疫苗信任已经频临崩溃的地步,全国卫生系统必须强力重树信任。

  因此,卫生部9月1日向公众宣布将开展包括近1亿儿童的麻疹强化免疫活动。

  之前的7月29日,卫生部部长陈竺在“中国消除麻疹和疟疾工作会上”强调:“一定要确保这次麻疹疫苗强化免疫活动的成功,通过严格的管理和细化工作,重树公众对疫苗的信心。”

  但始料不及的是,本应重树信任的免疫活动却引发了前所未有的信任危机。关于麻疹强化免疫的种种传言在网上纷纷流传,最初流传的是麻疹疫苗是“美国赠送的慢性毒药论”,更有甚者,网络上将这次免疫活动描绘成一场政治阴谋。

  一位免疫学博士王月丹的质疑更是让公众不安,他在博文中“站在一个父亲的角度”表示,“如果是自愿,我不准备带女儿进行麻疹疫苗的强化接种”,并称“对于强化麻疹疫苗免疫的危险,我们有关部门的专家则过分地乐观”。

  为了应对各种流言,卫生部网站在9月6日至9月9日连续刊登12篇文章,针对此次强化免疫的各种问题进行了解答,并邀请世界卫生组织总部免疫、疫苗和生物制品部医学官员等专家在线访谈,解释中国的麻疹疫苗是安全的,有保障的。

  而王月丹的特殊身份,让不少儿童家长都深信不疑,因此出现了民间与官方不同声音的碰撞。一位孩子家长说,今年来山西疫苗事件和狂犬病疫苗事件等,都是人祸,但肇事者根本没有伏法,让她很难相信公共卫生体系,“我是宁可信其有,我只有一个孩子,不能不小心”。

  显然,疫苗信任的重建非一日之功,诚如卫生部新闻发言人、卫生部办公厅副主任邓海华所言:我们包括广大的公众,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做更多的工作,投入更多的力量,来重树公众对预防接种的信心。

  

  未了局

  修改《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的呼声也越来越高。

  有专家建议,药品批发企业经批准后可以经营第二类疫苗,但储存、运输当由各地的疾病预防控制机构承担,充分发挥其公益职能。

  也有专家建议,禁止出租托管公共卫生机构科室等等。

  很多意见则是针对山西“高温疫苗事件”中的漏洞而发的。山西“高温疫苗”事件,则是由一连串违规违法行为造成的。“高温疫苗”和“贴签疫苗”发生于山西省疾控中心与北京华卫时代公司合作期间的2007年4月至2007年9月。

  按照规定,“高温疫苗”一定要销毁,但山西省在2006年4月到2007年9月这段时间的“高温疫苗”不但没有销毁,还被有关部门检验为合格产品,进入市场。

  这显然和“华卫”与山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特殊的合作方式有关。2006年1月,山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将生物制品配送中心“出租”给“华卫”,“华卫”的法人田建国成为配送中心主任,属于国家干部身份。这使得田建国能以国家公职身份为民营公司谋利。

  4月6日,卫生部、国家食品药品监管局在通报山西“贴签疫苗”事件有关情况时称,会对于山西省疾控中心与北京华卫时代公司在疫苗经营管理中可能涉及的问题,进行深入调查,对违规违法行为,无论涉及到什么人,都要一查到底,决不姑息,坚决依法处理。

  但至今,田建国并未受到任何惩处。2010年2月9日,“华卫”变更为北京华夏德众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许可经营项目为:批发生物制品、疫苗。

  原山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栗文元,在“高温疫苗”事件曝光之前的2009年12月15日被免去中心主任职务,通知称,另行安排工作。至今尚未安排。

  山西省卫生系统其他官员均未受到影响。

  《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有待重新修订,相关责任人有待追究,而另一个关系山西老百姓生命的“未了局”是:2006年4月至2007年9月,“华卫”在山西省境内销售的狂犬疫苗都是高温疫苗,而专家称,疫苗高温暴露会导致降效或失效,即意味着接种无效。山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干部陈涛安认为,应该对此间接种狂犬疫苗的人们进行普查、补种。

  评论这张
 
阅读(2322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